《吸毒成瘾认定办法》修订

车主指南:全国高速路况实时查询

2018-07-10

  到唐宋时期,殷姓在江苏形成了大族。明朝时殷姓已散播到全国各地。

  报道认为,美国战略决策人士也完全了解这种可能性。 《吸毒成瘾认定办法》修订

  比如,美国全谷物理事会,为了便于消费者辨认全谷物食品,批准使用了一个全谷物的标识,许多食品生产厂商都是他们的成员,这种全谷物的标识可以清楚表明每份食品的全谷物数量。美国FDA要求:产品总重量的51%及以上为全谷物的全谷物食品,就可以在产品上标明“富含全谷物膳食,低总脂肪、低饱和脂与胆固醇,可以降低患心脏疾病与一些癌症的风险”。我国目前尚没有统一的全谷物标识。但是,随着我国标准体系的日益完善,产品所采用的标准也是选择全谷物食品的一个重要依据,例如,我国于2015年发布了《全麦粉》行业标准(LS/T3244)。

  其中,入驻的瀚海基因研发出了世界领先的三代单分子测序技术,拥有核心专利70多项,得到科技部重点研发计划和深圳市“孔雀团队”项目资助。华云生物则将依托大学、麻省大学等世界名校的多位教授,建立世界级实验室。届时,其细胞存储量堪称“细胞银行”,并将联合微软等多家机构建立“生命全息溯源系统”,详细记录细胞信息并可随时远程查询,为预防和治疗疾病提供基础数据。此外,该基地将着力于在全球整合生物医学领域的上下游产业链,构建尖端精准医学研发及大数据分析服务平台,涵盖从常见病到传统医学上的绝症、从检查到健康管理、从个例病症到全球科学家会诊资源、从基因检测到基因细胞治疗的全信息流溯源的全方位服务。

  发放方式我省自2007年建立高温津贴制度以来,一直采用按天发放的方式,为保障劳动者基本权益同时又不过多增加用人单位的负担,在高温津贴发放方式设置上仍选择按天发放。

记者从国家禁毒办获悉,2016年11月22日,公安部部长办公会议通过了《关于修改〈吸毒检测程序规定〉的决定》及《关于修改《〈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的决定》。 其中,前者自2017年1月1日起施行,后者将于2017年4月1日起施行。 本次对2010年1月1日实施的《吸毒检测程序规定》以及2011年4月1日实施的《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的修改,体现出理念和技术的双重推动下吸毒检测程序与手段的进一步完善。 那么,两份规章究竟在哪些地方进行了修订,又将对基层民警执法产生怎么样的影响呢?扩充立法渊源此次修订,将《戒毒条例》增列为《吸毒检测程序规定》和《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的立法渊源。 吸毒检测关涉公民的私权和国家治理毒品的公权之间的平衡,而规范吸毒检测工作,首要的就是法律渊源的正当性和授权立法来源。

《吸毒检测程序规定》和《吸毒成瘾认定办法》出台时,《戒毒条例》等尚未制定,而《戒毒条例》对于《吸毒检测程序规定》和《吸毒成瘾认定办法》具有上位法的地位,且能够产生具体的权利义务对应关系。 《戒毒条例》第四条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公安机关负责对涉嫌吸毒人员进行检测”,将吸毒检测的权力归属于公安机关,此次将《戒毒条例》增列为立法渊源,进一步明确了《吸毒检测程序规定》和《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由公安部制定的主体正当性依据。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与反恐怖学院副教授包涵向记者介绍称,“这两个规范性文件从不同层面提供了对吸毒者进行约束并进一步采取行政处理的法律依据,前者用来规定程序性事项,而后者则是实体性规范。 《吸毒检测程序规定》和《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第一条明确规定了其立法原则,即‘规范公安机关吸毒检测工作,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以及‘规范吸毒成瘾认定工作,科学认定吸毒成瘾人员,依法对吸毒成瘾人员采取戒毒措施和提供戒毒治疗’。

”体现技术与理念的进步两个规范性文件的修订,都体现了适用过程中经验的积累、技术的进步以及理念的更新。

其中,最大的亮点莫过于对检测技术、检材保存以及检测时限的修订。

《吸毒检测程序规定》第六条加入唾液作为检测样本,第八条第二款将检材的保存条件由原来的“低温条件”扩大到“适宜的条件”,将检材保存期从“两个月”延展到“六个月”,第十二条和第十五条分别将实验室检测与复检的时限从“五日”缩减为“三日”。

据包涵介绍,相关修订体现了当前吸毒检测技术进步带来的影响,加入新的检测手段,扩大检测保存范围,延长保存时间,缩短检测时间,不仅可以提高检测效率,节约公安机关的办案资源,同时也起到了保障行政相对人权利的作用。

例如将检材保存期延长,既是当前技术可以达到的目标,同时也确保了检材能够在较长的时间内接受相对人的质疑或复检。

国家禁毒办相关工作人员称,将检材保存期改为六个月,主要是为了应对诉讼期限。 据了解,2015年5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 ”《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的修订当中,对吸毒成瘾的定义有着明显的不同,其第二条将“是指吸毒人员因反复使用毒品而导致的慢性复发性脑病,表现为不顾不良后果、强迫性寻求及使用毒品的行为,同时伴有不同程度的个人健康及社会功能损害”修订为“常伴有不同程度的个人健康及社会功能损害”。

对此,包涵解释说:“这是实践经验积累对立法产生的影响。 在修订前,认定吸毒成瘾,需要‘病理现象’‘身体损害’及‘社会危害’三个要素同时满足。 然而,近年来一些新兴毒品不断出现,其在对人体产生效果等方面与以往的毒品都有较大的区别,因此再以此三个条件作为吸毒成瘾的认定标准,往往会导致对吸毒行为的放纵,所以此次修订,将‘病理现象’作为认定吸毒成瘾的首要条件,将‘身体损害’及‘社会危害’作为选择性适用的标准,体现了新形势下对吸毒行为施以行政介入的必要。

”与《吸毒检测程序规定》相契合,《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第七条第一款第一项将“人体生物样本”修改为“血液、尿液和唾液等人体生物样本”,对生物样本进行了细化,并以此作为检测的对象;第七条第一款第三项增加“人体毛发样品检测出毒品成分”作为认定吸毒成瘾的标准。 在以往的成瘾认定标准中,并未涉及毛发检测,而目前的技术已经可以通过毛发检测认定吸毒人员“有吸毒史”,同时据此作出吸毒成瘾的认定,这也进一步体现了技术进步给法规制定带来的积极影响。

此外,根据2012年卫生部制定的《氯胺酮依赖诊断治疗指导原则》,此次《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的修改,毒品种类和成瘾认定标准中增加了氯胺酮,扩大了吸毒成瘾认定的范围。

保障行政相对人权利吸毒检测是国家确定涉毒嫌疑人是否具有吸毒行为的重要程序。 2010年的《吸毒检测程序规定》中,第十八条规定了“公安机关直接决定进行的实验室检测、实验室复检的费用由公安机关承担”以及“被检测人申请实验室检测和实验室复检的,费用由申请人承担,但具有《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七十三条第一项至第五项情形之一或者其他违法检测情形的除外”。 此次修订,将上述费用承担的主体一律调整为公安机关,且不增设排外条件,公民在吸毒检测当中不承担任何的费用。 包涵认为,“之前的规定事实上并不符合行政法所秉持的高效便民原则,在行政行为的实施当中,特别是类似吸毒检测这样的义务型或者责任型规范,不应当给相对人添附额外的义务。 这一修订体现了对于公民权利的保障与尊重,在规范层面体现了相当程度的进步。

”而在《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的修改当中,将第八条第二项“有证据证明其采取注射方式使用毒品或者多次使用两类以上毒品的”修改为“有证据证明其采取注射方式使用毒品或者至少三次使用累计涉及两类以上毒品的”,作为认定“吸毒成瘾严重”的标准。

此次修订将“多次”修改为“至少三次”,既明确了公安机关在吸毒成瘾认定中的执法依据,又相对限制了在认定工作中的自由裁量权,有助于保障公民权利。 而将“两类以上”修改为“累计涉及两类以上”,则明确了认定成瘾严重的毒品种类标准。 (李施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