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摩配产业如何突破人才瓶颈

车主指南:全国高速路况实时查询

2018-05-15

  【常见问题:(在线签合同)】问:你们的邮箱是什么?答:问:合同签订完毕以后,如何确定出发时间?答:出发前一天晚上,导游会给您联系,确定第二天的出发时间,和上车地点!答:【指定内容】如下:本人已经完整阅读了编号为()的电子旅游合同,回复此邮件表示对上述合同完全认可,无任何异议。自此邮件回复之时起,上述合同开始生效。问:什么是电子合同?电子合同有什么注意事项?答:电子合同是加盖了我公司电子公章的合同文档。

  一架利比亚运输机在机场坠毁三名机组人员遇难来源:海外网4月29日电据路透社报道,一架运输机周日(29日)在利比亚西南部的沙拉拉(ELSHARARA)油田机场起飞时发生爆炸,事件已造成三名机组人员遇难。据了解,沙拉拉油田是利比亚最大的油田之一。(编译/海外网巩浩)科普视频:如何应对突发事故飞机事故埃及一在建博物馆外脚手架起火燃烧来源:新华社开罗4月29日电(记者郑凯伦)正在兴建的大埃及博物馆外的脚手架29日起火燃烧,幸未造成人员伤亡。埃及最高文物委员会秘书长穆斯塔法·瓦齐里当天告诉新华社记者,起火的脚手架位于大埃及博物馆建筑外围,火势在大风中迅速扩散,将脚手架的木质结构焚烧殆尽。 汽摩配产业如何突破人才瓶颈

    原标题:前皇马“门神”卡西利亚斯将迎来生涯第一千场比赛↑2017年9月25日,波尔图队门将卡西利亚斯在训练中。  新华社里斯本4月2日电(报道员陈柏乔)36岁的门将卡西利亚斯即将在葡超第28轮联赛中迎来个人职业生涯中的第1000场成年队比赛。

    无题  无题  贠则宇(ZeyuYun)的作品很另类,他的作品中表达出的是与同龄人完全不同的孤独和无所依靠。灰暗的画面隐隐透着幽暗,有希望但破灭,有压抑但无法反抗。强烈的色彩对比仿佛想要得到更多的重视,却无法企及。  无题  贠则宇很多作品都有梦境的感觉。

  在冠准的亲自布置和指挥下,将士们奋勇杀敌,射死了辽兵主帅肖达览,很快击破了辽军,宋军大获全胜,辽方遣使讲和。当时,宋真宗借口“屈已安民”,也主张议和,便不顾寇准等主战派的反对,与辽谈判媾和。议定宋每年给辽白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

浙江凯名瑞汽车部件有限公司内,一位工人正控制四台机器加工汽车零配件。

关注传统产业优化升级·痛点调查据玉环市汽摩配行业协会统计,2017年,玉环市汽车零部件实现产值亿元,同比增长%,占玉环工业总产值的%。 零部件自营出口亿元,同比增长%。

自2013年开始,30多家规上零部件企业研发投入占产值比重一直在上升,从2013年的%到2016年的%,2017年,这个数据依然在上涨。 “这些年,汽车零部件产业顺势而上,优势企业不断壮大,规上企业的发展状况,和全行业相比具有明显的优势。

2017年,全行业产值增幅是%,规上企业增幅达到%,高出全行业整整一倍。 ”玉环市汽摩配行业协会秘书长胡士亮说。

但是,从玉环汽摩配行业协会的调查结果来看,人才匮乏,创新机制尚不健全,是玉环汽摩配企业发展的一大瓶颈。 那么,研发投入不断增多的玉环汽摩配行业,是否遇到了创新发展机遇?人才匮乏又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从家庭作坊到百亿产业,走了50多年50多年前,以制造紧固件为主的家庭作坊,在玉环这个地域较偏僻的地方已经开始出现。

“1966年3月,玉环进口汽车配件厂成立,那个时候大都是家庭作坊,以紧固件制造为主,一直到1978年。 ”胡士亮说,别小看那个时候的家庭作坊,在技术、资金、产品、技工人才上,为改革开放后的发展提供了大量储备,形成了强有力的先发优势。 1978年后,从紧固件逐渐到零配件,玉环汽摩配产业在不断壮大,工厂也像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 “1978年到2000年,玉环汽摩配产业到了第二个发展阶段,很多机关干部、老师、国企员工下海创业,成为小老板,那个时候,玉环汽摩配行业的产值每年都保持在20%—30%的增长速度。 ”胡士亮说。 2001年,中国加入WTO之后,不少外企来到玉环采购,2002年,玉环汽摩配企业开始走外贸。 “那个时候,外向型企业发展速度很快,由于价格低廉,不少外企都从玉环采购。 ”胡士亮说,同外企签好合同后,30%的保证金就打进来,装船外运时,货款就会打进来,运行资本得到保障,不少外向型企业发展非常迅速,到2008年之前,平均产值增速达到25%,最高的一年则达到了37%。

然而,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对玉环汽摩配企业也有着不小冲击,企业发展开始回落,眼前的利益受到影响。 “节能减排、环保设施、同国外接轨、设备引进、布局新能源汽车领域,一系列的转型正在进行。

从工业到目前的(半自动化),许许多多的企业正在寻求一条转型的路径。

”胡士亮说。 人才匮乏的现状制约产业升级在陆地面积仅378平方公里的玉环,遍布着大大小小的汽车零部件企业1700多家,但区位优势并不是非常明显。

“汽摩配行业的高利润已经不在,玉环资源空间小,资源要素稀缺,资源承载能力比较弱,人才难以引进。 创新发展最需要的就是人才,但是人才引不进,就要走下坡路——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胡士亮说。 去年,浙江凯名瑞汽车部件有限公司总经理周建国从上海一家公司高薪聘请一位企业高管来凯名瑞当副总,主抓质量。 “新的企业高管进来之后,对于企业中高层带来很多新的概念,但是能够理解的却很少。

一路打拼下来的中高层认为,传统的模式同样能够发展,这样一来,思想上难免会有冲突,几个月后,这位副总还是辞职了。 ”周建国说。 周建国认为,这些高端人才留不住的原因之一是,在玉环,形成不了思想的碰撞,与上海、北京、杭州等地相比,人才聚集的地方就会有更多的信息交流。 周建国道出了企业在发展中的一大痛点,为此,玉环不少汽摩配企业的研发设计中心、营销中心都设立在上海或者杭州,而生产基地和总部放在玉环。 “引进世界顶级刀具专家、国家千人计划人才、在玉环建立刀具研发智造基地、模具研究所、海创院玉环工作站……一系列的人才引进工作都在做,但是依旧很难。

”胡士亮说。 此外,资源空间问题同样制约着玉环汽摩配行业的发展。

资源空间有限,不少企业出走他乡近日,辽宁省某媒体刊发《14个浙江玉环汽摩配项目落户彰武》的相关报道,看似项目引进的利好态势,但是,隐含的却是玉环汽摩配行业在本土发展中遇到的一大难点。

“虽然目前整个态势向好,但玉环汽摩配业发展速度,已经落后于汽车业平均发展速度。 ”胡士亮说,玉环空间小,资源要素稀缺,资源承载能力弱给企业带来不少问题,近几年来,全县有不少汽摩配企业外迁到江苏、安徽等地。

例如,台州宏利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已拥有玉环和平湖两大生产基地,并在上海设有国际营销中心。

而在玉环生产半成品、在平湖组装出口,成为宏利不少产品的销售模式。

“目前,玉环正在改造5个老旧工业区,提升厂房面积的单位产量。

”胡士亮说。 此外,大部分玉环出口的汽摩配产品通过陆运到宁波北仑,再通过宁波北仑港出口国外,区位优势的确不明显。 再加上人工工资不断提升,生产的依旧是低端的产品,竞争并没有什么优势。 胡士亮打了个比方,上世纪九十年代前,一根减震器160元左右,那个时候钢材400元一吨,人工工资一两千元,到了现在,减震器50元一根,钢材4000元一吨,人工工资三四千元。

这样的恶性竞争带来的必将是严重的后果。 周建国告诉记者,玉环的零配件从国外采购商(某世界500强)卖出的话,价格就能高出十倍。 “这是目前没有办法改变的事情,人家有品牌,而我们却没有这样的优势。 ”那么,玉环的汽摩配就没有在此方面下功夫吗?想要优化升级,还得依靠研发创新“汽摩配行业的竞争,可以看成金字塔型。

越是高高在上,研发越厉害,竞争越小;而在底层,只能通过压缩价格。

”台州和日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爱和说。

在台州和日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内,一条自动生产线正在抓紧生产。 工人只需把底料倒进,三四个机械手帮助加工,成品就会出来。 “采用更先进的进口设备,引进深层次人才,研发全新产品,在更高层次谋求发展才能走得通。

”周建国说。

“原材料上涨、劳动力成本上涨、价格在下降,汽车零配件的竞争已是白热化,而专利意识不高,容易被模仿同样也很头疼。 ”陈爱和说,能用机器解决的,国外的企业早已这么做,但是,需要用人工解决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就必须靠劳动力和人才,这样做出来的产品才不会有偏差。

胡士亮告诉记者,让人可喜的是,目前,玉环已经有企业布局新能源汽车里的零配件,在新能源车越来越普及的现在,这或许是一个好的发展方向。

玉环市委市政府也推出转型方案,推动汽摩配产业向模块化、电动化、智能化方向发展,重点提升转向系统、制动系统、底盘系统等领域零部件产品品质,积极推进相关领域产品总成发展。 到2020年,争取实现工业总产值超1000亿元,规上工业总产值超500亿元,规上工业企业达到500家,培育年产值超50亿元企业1家、超20亿元企业1家、超亿元企业80家,新增上市企业1家。